内部邮件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
相亲 >正文

错牵红线 二十年后让我陷入感情漩涡

2017-05-17 17:11:29进入论坛来源:武汉晚报

给同学牵了回红线

错牵红线 二十年后让我陷入感情漩涡

他俩的官司让我内疚 我陷入了感情漩涡

我的盲目 使两个女人成了受害者

认识了他的原配夫人

(金源瘦瘦高高的,说话很有礼貌。他拿出了一些复印件,其中有证明材料,有法院判决书,然后很耐心说起了这些复印件的来历。)

1992年,我在广州机场候机时遇到了大学同学济宁。

他乡遇故人,我俩很高兴地聊起来。济宁一直是个很活跃的人,大学毕业就下海经商了。1992年他已经拥有自己的实业公司。

一番交谈,我成功地被他说服,果断辞去了在广州还算不错的铁饭碗,到他的公司做了管理人员。

两个月后,我们一起参加一个会议。我问他成家没有,他说没有,我觉得很奇怪,虽然我们是同学,但他比我大两岁,那时候也三十二岁了,居然还没结婚。他说他毕业后就忙着做生意,刚起步时很艰难,没想过这些事。后来生意做好了,又太忙,总是天南海北地跑,更没时间考虑婚姻问题了。

我想起以前单位的一个年轻同事,长得还挺漂亮的,就说介绍给他。他笑着问我怎么自己不追求,我那时刚走出一段很深的感情,告诉他我暂时还没有再恋爱的打算。

见他同意了,第二天,我就迫不及待地给那个叫琳露的同事打了电话。

济宁条件不错,虽然琳露比他小十岁,但她很愿意跟他交往。

仅仅半年,他俩就结婚了。济宁在广州有分公司,他们的婚礼就在广州举行的。记得那天,我去参加他们婚礼的时候,发现婚宴上全都是琳露的亲友,济宁的亲戚一个都没来。我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亲戚都在湖北,以后有时间了再回老家补请一次客。

1993年,济宁与琳露喜得贵子。

日子流淌到2010年。

期间,济宁的生意越做越大,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开了分厂。我因为与他的关系,再加上工作能力经验都具备,就一直给他做着高级打工仔,主要是帮他打理新成立的厂,事业算是顺风顺水,但我从不在任何人面前透露我们的同学关系。

我的感情却一直没有着落。可能是我这个人太固执,总想找一个各方面与我合适,但年龄相差不大,并且没有婚史的女性,年纪越大就越难找,后来就搁置了。

2010年,我去了济宁的河北分公司。分公司的老总是个女的,叫春霞。相处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她是个能干而和善的女人。

让我震惊的是,有一天我见春霞在办公室落泪,好心安慰几句,发现她口口声声埋怨的老公居然就是济宁。疑惑与震惊之下,我跟她说了我是济宁的同学。她像见到亲人一样,把我当成了救命稻草,倾诉了他们夫妻俩的情感纠葛。

原来,春霞在济宁创业之初就与他一起打拼,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富足,她始终是他事业最好的搭档。但是,她说,成功之后的济宁变了,变得花心。“这么多年,我也有所耳闻,知道他不仅有二奶还有三奶四奶,并且,听说还有几个私生子。但为了这个家庭,我又不想真的去调查,去拆穿他,只希望他玩够了能够回来。没想到,他现在变本加厉,完全不管这个家了。”

见我半信半疑的样子,春霞拿出了一张结婚证复印件,还有一张照片,照片上济宁、春霞还有他们的两个女儿组成了一副其乐融融的全家福。

他俩的官司让我内疚

人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,对于济宁有婚外女人,我不是特别吃惊。但我内疚的是,当年我在没搞清楚状况的情况下,就把琳露介绍给了济宁。我不知道琳露与济宁结婚时是否知道济宁的婚姻状况,但起码琳露比济宁小十岁,并且她还生了个孩子,所以,她最好的青春也是给了济宁的。我的盲目,使两个女人成了受害者。

我还没来得及向春霞坦白这件事,又传来一个让春霞痛不欲生的消息——琳露与济宁的儿子向法庭提起了诉讼,要求裁定济宁与春霞的婚姻无效。

春霞与琳露都认为自己先于对方与济宁有夫妻关系,一个手持结婚证,而另一个虽无结婚证,但是事实婚姻。法院在取得了相关证据后,下了一纸判决书,判决济宁与春霞婚姻无效。

春霞无法接受二十几年的婚姻被认定为虚假,更无法接受,自己的一对女儿一下成了非婚生子,还无法接受,两人共同创立的公司,居然就要被别人染指,三重打击令这个一向坚强的女人倒下了。

原本我想要透露给她的往事压在了心底,不敢再提。

之后,春霞反诉,琳露的儿子再上诉,你来我往,斗得不可开交。其实,说来说去,春霞是为了这个家庭,为了两个女儿,而琳露和她的儿子同样也是希望保住“家”,还有那可观的财产。

我揣测,济宁应该是更喜欢琳露一些,毕竟琳露比春霞年轻貌美,另一方面,济宁骨子里重男轻女,这样的闹剧,琳露背后肯定有济宁的支持。正因为知道这些,我就更替春霞抱不平,也更因自己当初无知之下犯的错而愧疚。

时至今日,我能不能为春霞做些什么呢?我还能做些什么来弥补当初不小心犯下的罪过呢?

我陷入了感情漩涡

春霞的身体以前就不算好,这接二连三的打击之下,她病倒了。

躺在病床上的她显得更加凄凉。两个女儿,一个在国外,一个还在读高中。没有哪一个可以照顾她,她怕影响孩子的学习,还不敢将实情告诉给小女儿。她惟一在身边的亲戚,病得比她还厉害。她最亲的人,她的老公济宁,自从官司开始就躲起来了,从未露面。

眼看她都走到穷途末路了,我做不到袖手旁观。于是我主动承担起了照顾春霞的责任,我每天在外买饭送给她,帮她打水洗脸洗脚,还时不时要去学校看一看她的小女儿。

春霞把我做的一切看在眼里,有天抱歉地对我说:“老金,这样麻烦你真不好意思。你看你一个大男人,连个家都没有,现在还要来做这些伺候人的事。”我连忙安慰她:“没事的。不管什么人总会遇到个三病两灾的,以后我病了,还不是希望能有朋友帮忙。”

春霞这一病,在医院呆了两个月时间。公司的事也一直是我在帮她料理,直到她重新回来上班。

官司一直没停,春霞不服输的性格让她在病好后打起了精神,更认真地对待这件事。

可是,祸不单行。2012年4月,官司还没打出个输赢,工厂却出了事。

那天,我们都在厂子里,突然来了一些工商执法人员,说接到举报,生产原料掺假。后来,果然被他们在仓库里查出了假原料。厂子被封,暂停生产。

这件事发生得突然,我们都措手不及。上千人的厂,停产一天,损失都不小。如果关掉工厂,这么多工人的就业怎么办?

好容易病好的春霞又一次躺到了病床上。

看着她病怏怏的样子,我于心不忍,只好安慰她:“我们厂从来没出过这样的事,我估计是被人栽赃了。我这就去打点一下,看能不能先恢复生产。然后再把这件事好好查一查,看有没有人搞鬼。”

可事情进行得并不顺利。一个多星期了,工厂仍然没有恢复生产,事情也没有调查清楚。

那一个月,我既要打理工厂,又要照顾春霞,很快就瘦了十多斤。春霞拉着我的手,第一次跟我说:“老金啊,其实我也不想跟济宁过了。这些年,本来这婚姻也就是名存实亡的,之所以维持,是为了两个女儿。等这件事结束了,你要不嫌弃,咱俩组织个家庭吧。”

那段时间照顾春霞,我不是没看出她的这个心思,都说日久生情,通过这几年的接触还有病中的照顾,我对她也产生了感情。但这一次她明确提出来,我还是有些意外。我让她安心养病,先把身体养好再说。

眼看着,春节快到了,春霞又一次提出,要跟我结婚。这一次,我很认真地对她说:“如果我们这时候结婚,那就意味着你承认了法院裁定的婚姻无效。以后,如果打起经济上的官司,对你会很不利,你想过吗?”她说:“我也知道,但我现在真的好累,什么都不想争了,只想跟你过安安静静的日子。”

自她说了这话之后,我心里一直在犹豫。一方面,我没有跟她说过当初介绍琳露给济宁的事,我不知道她有一天知道了,会不会怪我。另一方面,她现在还在打官司,这时候退却了,跟我结婚,以后她会不会后悔?

文中人物均为化名

责任编辑:宋旻

平顶山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1、平顶山新闻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平顶山新闻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 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平顶山新闻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 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平顶 山新闻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平顶山新闻网书面授权。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平顶山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 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平顶山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 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30日内进行。

站内新闻网检索

数字报纸

热点视频

豫公网安备 4104020200002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