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部邮件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
相亲 >正文

当昔日的“丁克”渐渐变老

2017-05-17 17:11:32进入论坛来源:天津工人报

口述/董黛(化名) 整理/邵衡宁

    

    “丁克”:自由并快乐着

    以前我总觉得生育是一个女人价值和魅力打折的开始。女人一旦生过孩子,就变得说不出的琐碎和庸俗,甚至还透出一股子油烟味儿。所以,结婚前我就曾告诉丈夫:我决定“丁克”,不想要孩子,他当时满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结婚第五个月,我就意外怀孕了,几乎没经思索,我就在丈夫的陪伴下去医院中止了妊娠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孩子的牵绊,我们尽情享受着工作之余的两人世界,羡煞了周围那些拖家带口的朋友。

    结婚第三年,我又意外怀孕了。那年我28岁,丈夫32岁了。可能是看着周围同龄的朋友大都做了爸爸,他受了点影响,这一次他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做流产了。

    当时,我的妊娠反应很强烈,这越发让我不想要肚里的孩子。大概是他心疼我吧,终于妥协。但临去医院做流产前,他让我向他保证:等我玩到30岁,一定得为他生个孩子,我非常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又一次轻易失去了做母亲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一拖就拖到了我32岁。两边老人都挺着急,丈夫也常向我提到孩子,后来看说服不了我,他就在避孕问题上做了手脚,我再次怀孕了。

    为了说服我,丈夫找了我的母亲和好友轮番劝我,还藏起了家里的钱,甚至在他出门时把我反锁在家里。

    他是想把我肚里的孩子拖大了,做不成流产。他的做法让我很反感,我觉得他把我当作了传宗接代的工具。

    那天,丈夫前脚出门给我买营养品,我后脚就打电话找来了110,撬了门,又向别人借了钱,匆忙赶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丈夫打电话过来的时候,我刚下手术台。我说我在医院,刚做完手术。电话那端沉默良久,丈夫哑声说,那你休息一会儿,自己打车回来吧。

    我虚弱地回到家,丈夫铁青着脸,但什么都没有说。厨房里,他已为我炖好了鸡汤。

    我最后一次流产后,丈夫很长时间不再和我提孩子的事情了。我们的生活仿佛又恢复了常态。我知道丁克是我自己的选择,丈夫只是无奈地宽容着我的生活态度。现在想想,那时我好像真的有些自私。

责任编辑:宋旻

平顶山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1、平顶山新闻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。未经平顶山新闻网的书面许可,任何其他个人 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平顶山新闻网的各项资源转载、复制、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;不得把其中任 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,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;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平顶 山新闻网的任何资源。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,必需取得平顶山新闻网书面授权。
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平顶山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 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3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平顶山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 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4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30日内进行。

站内新闻网检索

数字报纸

热点视频

豫公网安备 41040202000026号